我與紅雙喜球拍

那是一塊嶄新的國字08乒乓板,粘貼著墨綠色的膠皮,拍柄鑲嵌著紅雙喜。每當想起它,耳邊迴響起周總理少有的堅定話音:"一彈過去,小球就震動了世界,轉動了大球--地球。"一幕幕往事就會浮現在腦海中?!?br /> 少年時的我特喜歡打乒乓球。當初,一股無與倫比的乒乓熱正席卷中國。許多地方,每個工廠,甚至是幾十人的小廠,每個基層機關都有乒乓球臺。北京的街道上常見學生邊走邊揮動球拍的情景。乒乓球比賽往往比電影、戲劇更能吸引到觀眾。
這股熱潮很快也影響著我們的學校。每當,上學課間在紅磚攔石桌式的臺上,大家一窩蜂地去搶占球臺,我們幾個班的"高手"已開場鑼鼓,一場爭霸賽就要個把月時間(當然還要加上放學后)。而后,星期天,若是不去學校的石桌上乒乓一下,又總感覺生活中缺了點什么,過得不充實。 當然,戰場有可能也隨時更換,有時用同學家的門板、旁邊技校的水泥臺……最好的一次嗎,那是在北京體育館,還是沾了老父親的光,他作為行業勞模的代表,去觀摩新建陶然庭運動館,我聽到后,死磨硬纏的跟去。并有幸與當時的一位國手(全國排前五名,印象是胡道本)交手,幾番下來,輸多勝少.對手夸道,"小家伙出手快,是個打球的料."又對我父親笑說,看打法象莊則棟,二面攻,一個小老虎.那純膠皮的拍子真差了些兒,能送去訓練一下,會很有發展前途的.老父親看著兒子懇求的眼光。當即一咬牙,轉身就買了那塊紅雙喜球拍(10多元).從此,這唯一不變的是這把視若珍寶的武器--紅雙喜。 題內話:中國功夫起飛?!敃r,容國團剛榮獲世界冠軍,為了打好1961年將在北京舉行的第26屆世界乒乓球錦標賽,國家體委特意從全國各地調集108位將集中訓練。時任國家體委主任的賀龍元帥親自點將,由榮高棠副主任率領李夢華、陳先、張之槐、李文耀、張彩珍、劉興等一批體委干部到乒乓球隊蹲點指揮。榮高棠等同志深入球隊談思想,講哲學,分析藝與膽的關系,分析“大處”與“小處”的關系。年輕的運動員們開始明白了“從大處著眼,從小處著手”,逐步懂得了“藝高人膽大,膽大藝更高”,“藝高”是第一位的。當時在集訓隊,還廣為流傳著取之于文藝界的順口溜:“拳不離手,曲不離口”,“臺上一分鐘,臺下十年功”,“一天不練自己知道,兩天不練同行知道,三天不練觀眾都能看出來”……這些飽含哲理的警句和苦練經,極大地激發了乒乓健兒們的斗志。當時真可謂一腔熱血、頑強苦練、矢志奪標、潛心鉆研、裂球盈筐、揮拍揮汗、加班補課、日以繼夜……勝利之神終于對這種苦練壯舉報以微笑:中國隊在第26屆世乒賽中一舉奪得男團、男單、女單三項冠軍;繼而在第27屆和第28屆世乒賽上分別奪得三項和五項冠軍,開創了中國隊的鼎盛時代!在國際乒乓球運動發展的百年歷程中,共有37項打法與技術創新。躋身國際乒壇僅50年的中國健兒竟創新了其中的21項,占總數的57%。(截至1990年)中國選手創新項目包括:容國團的正手轉與不轉發球;徐寅生的正手奔球;莊則東的直拍近臺兩面攻;李富榮的直拍近臺正手打回頭;張燮林的長膠粒球拍打法;王志良、郭仲恭的橫拍轉與不轉削球;刁文元的反手側上下旋發球;許紹發的高拋發球;李振恃的正手快點技術;郗恩庭的直拍反膠弧快打法;許紹發的正手快帶技術;郭躍華、李赫男的推擠技術;李赫男、張立的小弧圈技術;葛新愛的長膠削拱推技術;謝賽克、李振恃的直拍正手蓋打弧圈球;蔡振華的防弧圈膠皮快攻;以及90年代以后的鄧亞萍的橫拍反膠與長膠全攻型打法;劉國梁的左推右攻加背面橫打;丁松的橫拍攻削結合;閻森、馬林的直拍反膠左推右攻加背面橫打,等等。我們做到了在打法技術方面,外國有的我們都有,外國沒有的我們也有。我們不僅有傳統的直拍正膠快攻、直拍反膠快攻,還有橫拍弧快、橫拍快??;不僅有直拍削球,還有橫拍削球,以及削攻、攻削等各類打法,并且做到了各類打法的選手都能奪取世界冠軍。這就常常使得外國人能適應中國隊的一種打法,卻難適應另一種打法;好容易適應了另一種打法,中國隊又變革創新了。中國隊總是讓對手處在無窮盡地適應別人的被動態勢之中。
爾后,有了新球拍的我,打球熱忱愈發的高漲.學習中國隊以直拍近臺快攻和逐步形成的“快、準、狠、變”的技術風格。但因為條件的限制,盡管只能在校隊混,然而從掌握到的技術水準對于那些專業球員朋友們來說,也還是不值一提的。
時光變遷,最終沒能從事打球職涯。.....時間如白駒過隙,勝負如過眼煙云,筆者也從當年的懵懂少年成長為了今天的老者,不變的乃是一如既往的感動與吶喊。驀然間,.....參加工作后,我有機會認識到幾位專業退役選手,并不時能到專業隊里和小選手切磋一番,能達成小時候的夢想,熟練駕馭乒乓球,也許只是純粹的摯愛吧.
  但凡人們已經較熟練地掌握了某種技能,那么對它好奇心必然也就有所減弱,甚至有時候因為繁忙的事務而將其擱置許久。然而多擁有一項技能總是很有些用處的,因此對于少年時代能有幸投入到乒乓運動中,我仍感到十分欣慰。作為一位極普通的乒乓愛好者,乒乓運動將伴隨我一生不變。

下一條: 我眼中的“七種武器”
上一條: ROSSKOPF-FIRE之初體驗
聲明:此文內容來自互聯網,不代表愛乒乓網觀點和立場。若發現內容有所不妥,請盡快聯系愛乒乓網撤掉本文。
卖柴油生意赚钱吗 江西十一选五玩法及奖金 淘宝一定有牛广西快三走势图 佳永配资 15人百家乐台布 排列三中奖一注是多少钱 时时彩6码定位胆技巧 广东十一选五最新走势图 杭州11选五开奖结果 在线配资平台首选天牛宝专业 北京快三最全的走势图